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被动漫影响了心情的我决定撒撒黑泥



〖一〗

    血是红色的

    血的红,是要在白的衬托下才会显得更加刺目,也更加的妖艳

    ——想看卡卡西,像看他被鲜血染红的样子

    ——那一定是人间最棒的景色





〖二〗

    他躲在阴影出,看着站在慰灵碑前的身影,神色扭曲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家伙还能心安理得的活在这个世界!凭什么他还没有崩溃,没有发疯!

    “你应该哭,你应该渴望死亡,凭什么——”他冲着那个身影低声质问—
    “凭什么你还能认为你足够幸运,凭什么……你还能露出那么温暖的微笑”

    听不见的人,自然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嘛,他也不需要答案就是了







〖三〗

    “哟,带土”银发的叛忍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想了想,我们还是成为敌人吧,你看啊,作为朋友总有这样那样的误会让我们彼此怀疑然后疏离啊什么的——多不好的,还是敌人这种关系好,至少你不会一不小心和我重归于好不是吗?”






〖四〗

    “总是说什么‘过去的带土的意志’、过去我说的话什么的……你烦不烦啊!”

    他狠狠瞪着眼前脱力地倒在地上的人,不耐烦地咒骂着:“说的好像很了解以前的我似的——别开玩笑了!你怎么能确定以前的我就是那样想的,还说什么那是我的意志——笑死我了,谁给你说的我说的话就是我的意志,知不知道世界上有‘撒谎’和‘欺骗’啊,少给我自以为是地认为了解以前的我,你让我感到恶心!”






〖五〗

    “带土?怎么了?”

    “我是阿飞啦前辈……总是叫错名字我很受伤的!不过……”阿飞对着手指,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卡卡西,脸上甚至有可疑的红晕——

    “我只是在想啊,要是直接说‘不好意思我要杀了你’会不会显得有些失礼啊,前辈?”


    “……前辈?”

    阿飞一拍脑袋:“抱歉抱歉我忘了说了,你的水里已经被我下毒了所以……真是的,还让人家纠结那么久要怎么说……前辈真是讨厌呢~”







〖六〗

    “好不容易回来了,带土可要和卡卡西好好相处啊”波风水门笑眯眯地叮嘱

    “好啦好啦……我知道的啦,我一定会和笨卡卡好好相处的!”

    带土目送水门走出们,保持着阳光开朗的表情看着卡卡西,笑嘻嘻地说:

    “一定会,好好让你每天置身地狱的”







〖七〗

     不要抱有希望

     生活也好,任务也好,就算是表情一派坚定甚至告诉别人“我们一定可以的”,自己内心也绝对不可以抱有任何希望

    卡卡西的生活经验告诉自己:一旦抱有哪怕一丝的希望,以“命运”那家伙的恶趣味程度,一定会将希望撕得粉碎

    所以,哪怕自己激励了一个又一个的人,自己也绝对不能,抱有希望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