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带卡】怕死的疯子


(不会写感情的我眼泪留下来TAT)
(文笔不好请见谅TT)







木叶村子最边上的森林深处,住着一位非常怕死的疯子。

他害怕身上污垢太多会生病致死,所以保持外表整洁;

他害怕会因与动物发生碰撞受伤致死,所以他种地吃素。

疯子先生从不与外人说话,当然,也没多少人找他。

疯子先生白天做永生的实验,晚上却寻找能魂飞魄散的方法。

——可他怕死啊,从来不敢在自己身上试验。

奇怪的疯子先生有两件衣服,一件白袍子,一件黑衣服。

啊,我没说吗?

这位奇怪的疯子,有着银白色的头发,他的左眼上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
##################

α

宇智波带土来迟了,但来的很凑巧。

——巧到他刚好看到他以前的队长将手穿透女神的胸膛。

正中心脏。

他恨极了那个不守承诺的废物。

【你想要报复吗?】

“废话!那个废物……我要杀了他……不,不能就让他这么便宜的死去!”

【折磨他能让你报仇吗?】

“当然了……呵,琳死在他手上怎么可以让他若无其事地活着!”

【啊呀,那么这就好办了啊。】

“……什么意思?”

【我可以帮你哦。】

“哈!你凭什么帮我。”

【我喜欢折磨人哟。】

“……你是谁?”

【……这个问题可不怎么好回答啊。】

【非要说的话……】

【我是因仇恨而生成的神哟,当一个人的仇恨达到顶峰的时候,我就被召唤了。】

“……这样吗……”

【来,说出你内心的愿望吧。】

“让卡卡西那个废物……体会到比地狱还深的绝望!

【愿望收到。】


……




【啊,抱歉抱歉,忘了告诉你……由于他现在忍界命运的轨迹中占的成分还挺重要的,恐怕你得等一阵子了。】

【啊嘞,已经不在了吗?】






β

旗木卡卡西上任以来颇多建树,村子发展很快。

他决定把村子交给鸣人,佐助也流浪归来当上了暗部部长。

退休后,他搬回了旗木老宅。

谁知就在刚退休的第一天,他突然昏迷不醒。

鸣人不方便天天过来,只好让小樱每天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奇怪的就是,一切正常。






α

“你说什么?!我那时候的许愿现在到了实行的时候?!”

【这个时候他已经影响不了命运大方向了,所以可以动手了啊。】

“我……我能不能取消?那时是我太极端了。”

【哎呀,这可是不行的啊。】

【神可是要说到做到哟。】

“不行!”

【真是不乖啊,算了,就先让你失去四战和之后的记忆吧。】

“你想干什么?再说就算你让我继续仇恨卡卡西又有什么用?我已经死了。”

【不不不,只有你的仇恨,才能让他陷入更深的绝望。

“你!”

【而且,作为失去记忆的赔偿,你会复活哦。】






β


卡卡西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

……他的视野不知为什么变低了……

懵了1秒的六代目大人很快发现,他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不是幻术,有痛感,看来也不是梦。

看着日历他想起来,今天就是神无毗之战。

一切都与过去一样。

他这次与带土一起救下了琳,可他的眼睛依然瞎了。

在石头即将砸到他们时,他将带土推开了。

任务完成了。他们全身而退,除了他瞎了一只眼。

宇智波带土仍决定将他的眼睛赠送给他。

可惜的是,后来宇智波带土移植别的眼睛的时候,突然发生排异反应,死了。

活下来的旗木先生,因始终不愿对琳痛下杀手,与三尾同归于尽,牺牲于三尾之战。





再次醒来的卡卡西,发现他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这里鸣人三个和年幼的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而他还是鸣人他们的老师。

这依然不是梦。

水门班又开始执行神无毗的任务,他尾随着。

这次他完好无损的救回了他自己和带土。

可是,当他回到村子的时候,发现鸣人他们被敌方忍者偷袭杀死了。

——对哦,这里的鸣人,还不是强大的忍者呢,现在也不是和平年代。

他的身旁突然出现一个紫色的身影。

“……带土?你不是……”

“哈!”带土抹去眼角笑出的泪,微笑地看向他:“卡卡西,你看,因为你选了我,所以他们死了。”

“我……我……不是……我没想到……”

“你放弃了你的学生。”

是你害死了他们。

废物

从卡卡西的握的紧紧的拳头里,流出了鲜红色的血。

这次他看着世界在他面前裂成碎片。






卡卡西又到了第三个世界。

带土跟着他。

鸣人和佐助正在和辉夜姬战斗。

不,那不是辉夜姬,他看清楚了。

——那是带土。

鸣人先看到了他:“卡卡西老师你好慢啊我说,快点快点!我和佐助刚把他控制住,现在我们三个都不能动……”

卡卡西愣住了。阿飞在他旁边欢快地蹦哒:“前辈前辈别犹豫啊,用那个什么超——厉害的什么鸟嗖的一下就结束了哦~”

“前辈怎么还不动啊?你的学生坚持不住了喂!在这个世界里前辈不帮忙的话鸣人可是会死的哦~阿飞是好孩子可见不得死亡啊……”

他只觉得阿飞笑的宛若恶魔。

“前辈快动手吧,反正杀死过同伴的前辈应该已经习惯了吧?”

他的手上泛起蓝白色的电光。

奇怪啊,他想,这个世界怎么这么的冷。





眼前是白茫茫的空间。

只有小时候的他和带土。

他听到小时候的他说:“……对不起……带土,我……谁也没能保护好……”

带土温柔的看着幼时的他,用手附上他的脸颊,语气轻柔:“说什么呢,卡卡西可是拯救木叶的大·英·雄呢,琳是什么东西,你为了村子亲手杀死同伴这种行为应该赞扬啊,你保护了村子呢!比起村子来说与我的约定算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责怪你呢……”

整个空间突然变得血红,只剩带土一人孤零零地站着。

突然,带土看向他的方向,笑着开口:

对吧,前辈。





带土现在正在他的面前。

他发现他说不出话。

“卡卡西,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想杀了你吗?”

“嘘,你现在肯定又想说‘对不起’了吧,你不烦我都听烦了!所以啊,就只好先让你闭嘴了。”

“啊呀,不小心跑题了,没关系,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交流。”

“我当时真想杀了你,可偏偏你先杀了琳,这可就不好了,我怎么能让你这种垃圾去打扰琳在天堂的生活呢。”

带土无视他痛苦愧疚的眼神,自顾自地说着。

“你看,现在我也死了,我和琳都在那个世界,而你!”

带土愤怒的瞪着他。

“你竟然还想打扰我们的生活?怎么?想自杀?你真有脸!还想到那个世界给我们道歉?拜托谁稀罕你的道歉,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都活该你停留在这个地狱!我在那里光看你痛苦就很开心!”

“你就活该停留在这个世界,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我诅咒你长生不老!”

带土的身影逐渐透明。

“最后再强调一遍,别让我在那个世界活的正开心的时候看见你这张恶心的脸!




……





卡卡西来到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见证一个又一个死亡。

他每次都努力去改变,可不论他多么尽力,都改变不了任何。

总会有重要的人因他的选择而死

是他害死了他们。

可他停止不了这样的穿越。

旗木先生开始变得十分胆小,他躲了起来。

——不与他们接触的话,就不会害死他们了吧?

可是啊,因为他的不作为,所有人都死了。

可他仍在不停地重复着他们的死亡。

无法结束

他好怕啊,他怕他一不小心忍不住就自杀了。

他欠带土的已经够多了,怎么还能再去那里让他生气呢。

可是好疼啊。

他眼中最后一抹微弱的光,终于熄灭了。






α

【嗨嗨嗨!醒了醒了!报复完成了哦!你的记忆也还给你了!怎么样怎么样,我做的很不错吧?】

没人理这个声音。

“好疼……嘶……疼死了啊……”

带土颤抖着蜷缩起来。

“……该死的……心脏为什么这么疼……呃……好疼……”
有什么顺着他的眼眶滑落。

“笨卡卡……为什么要在意我这种废物的话啊!我不恨你啊……别那样……”

【啊?你不高兴吗?】

【算了,反正也与我没关系。】






β

六代目大人终于醒来了!

连七代目和暗部部长都暂时放下手中的事赶来医院。

醒来的卡卡西老师很奇怪,目光呆滞,叫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可佐助说他没中幻术。

小樱试图给老师检查一下,但是手刚碰到卡卡西就被飞快的打掉了。

她看到老师惊慌地连滚带爬到角落,抱着头瑟瑟发抖。

鸣人凑过去,听到老师细碎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别过来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新晋三忍面面相觑。

后来,旗木卡卡西消失了。

####################################

火之国的木叶村边缘,有一片茂密的森林。

森林里住着一位特别怕死的疯子。

没多少人进过这片林子,也就没多少人知道这个疯子。

只有刚上任不久的火影先生每年看望他一次,带着他的暗部部长和粉头发的医忍。

疯子先生十分害怕他们伤害他,每次都努力去躲

七代目大人只好不再去看他。

后来森林里搬进了阿飞先生。

阿飞先生每天抱着疯子呀,不停地说话。

疯子怕死啊,从不敢反抗。

阿飞先生说着呀,泪就湿了眼眶。

“卡卡西……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看你之前都那么坚强地挺过来了,怎么这次就疯了呢……求你了,回来好不好……”

可是疯子不认识他啊

所以疯子不理他,也不说话。




评论(38)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