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你都不猜一下我吗

(这是一个由英语短文阅读衍生的脑洞。)

带土最近很忧愁。

他的死敌旗木卡卡西成了上忍,琳和水门老师都送出了礼物。

只有他,什么都没准备。

琳:“说好了要一起为卡卡西庆祝哦,带土可别忘了啊。”

水门老师:“卡卡西能收到带土的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啊啊啊啊!”带土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谁要给那个自大狂礼物啊!不就是个上忍有什么可庆祝的!可恶!还要琳给他准备礼物!”

他纠结地躺在床上:“烦死了啊,到底要送什么啊……不对!我为什么要给他礼物啊?!反正给了也会被他嘲笑的吧!”

“可是,”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卡卡西会伤心的吧?”

伤心?卡卡西?

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开什么玩笑,卡卡西那家伙会伤心吗?他狠狠摇头,企图将脑海中的声音甩去,可眼前却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出现卡卡西伤心的画面——

小小的卡卡西抱着膝盖,一个人蜷缩在没人的角落,眼中似有泪光闪现,看起来委屈极了,他……“停停停!我在想什么啊!!!!”带土抓狂:“我求你了我的脑子我准备礼物还不行吗!别想了啊啊啊啊!”

……


心不甘情不愿的带土开始想如何送礼物,突然,他有了个好主意!

他将他的礼物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再将小盒子放到另一个较大的盒子里,外面贴一张纸,上面写着祝福的话和卡卡西的名字。

他决定将这个礼物放在卡卡西的门口,他则装作没有送礼物的样子,这样卡卡西就不知道是谁送的了,他那时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本大爷真是个天才)

带土这样想。


第二天天,带土早早将礼物轻手轻脚地放在门口,自己敲起了卡卡西的窗子。

卡卡西无语的打开窗,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吊车尾的,你知道世界上有个东西叫门吗?”

“……像本大爷这种将来要当火影的人是不会走寻常路的!”

“……”

卡卡西眼神更不屑了

这时恰好水门老师无事过来看看卡卡西,水门就把门前的盒子提进来:“卡卡西,似乎是有人送给你的?”

卡卡西接过盒子,看到上面的字:“……这谁送的?”

带土赶快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里暗爽。

(快问啊快问啊,这样我就能嘲讽你了)他着急地想。

卡卡西十分不解:“这是谁给我的?带土……难道是你?”

带土不屑:“哼,拜托我怎么可能给你礼物,不要一有什么就认为是我好嘛!自作多情。”

卡卡西难过地低下了头,说到:“对不起,是我太自大了。”

↑以上为带土的想象场景

↓真实场景:

卡卡西看着盒子,沉思:“老师和琳已经送过了……不是你们,凯的话不会用这种方式……红和阿斯玛……也不太可能……还会有谁?等等,难道是什么伪装了的危险物品?!”说着就要将盒子扔出去。

水门连忙制止了他,看了一眼突然很气愤的带土:“咳……卡卡西,应该不是什么危险品啦……说起来你还有一个人没想到哦。”

卡卡西:“谁啊?总不可能是三代大人吧?”

带土委屈,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他转身跑了出去:“卡卡西是个笨蛋!我最讨厌你了!”

卡卡西:“???”

……

带土坐在河边,愤愤不平:“什么嘛,果然不该送给他的,这种人最讨厌了!”

赶来的水门老师在他旁边坐下:“带土是想给卡卡西一个惊喜吧?现在不是成功了嘛。”

“才不是这样的!”带土反驳:“我……我才不想让他知道礼物是我送的!可是……”他将头扭过去:“那家伙也太……他连我猜都不猜一下!全村人他都想遍了居然就是没想到我!虽然我是不想让他知道……可是连问都不问直接忽略我也太过分了吧!”

水门看着别扭的带土,笑弯一双眼,他揉了揉带土的头:“呐,带土,你看谁来了?”

带土回过头,看到卡卡西双手插兜走过来,一如既往地装逼:“哭包,那么丑的字也就你能写出来了……自己傻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吗。”

带土炸了:“你……你早都知道还……!”

卡卡西无所谓地耸耸肩:“看你装的那么辛苦就勉为其难的陪你玩了一下。怎么?又哭了?”

“我才没哭!这是眼睛进沙子了!”

“哦,我倒是第一次知道戴着防风镜眼睛还能进沙子的。”

“……你管我!反正就是进沙子了!”

“……”

水门在旁边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场景,眯着眼睛笑了:

“你们关系真好啊”

“谁和他(那个吊车尾)关系好了!”

……

卡卡西回到家中,看到桌子上那个还没拆封的盒子。

“嘛,我就勉为其难的看看礼物是啥吧。”

这样想着的他拿起了那个盒子,嘴角微微上扬。

他打开了盒子

——里面赫然一只鲜红的写轮眼。

评论(5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