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带卡】蝴蝶效应 1

(梗是 @冷泡茶 的,就是面具土穿到过去教仔土stk卡卡西,希望我没有把这个梗写毁……为了方便,带土穿过去后就称之为阿飞,〖〗里为带土没说出口的话)


〖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它是地狱。〗

在亲眼看见卡卡西杀死琳时,带土深刻地理解了宇智波斑的话

用一个痛彻心扉的代价。

####################################

卸了面具的卡卡西站在慰灵碑前,正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此次的任务,低垂着那双已没有多少神采的眼。

阿飞就躲在不远的树后观察。

〖看啊,〗阿飞想,

〖这个让人痛苦的世界将卡卡西也变成了一个懦夫、一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同伴,却又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

〖斑说的没错,这个满是垃圾的世界理应消失。〗

卡卡西还在那站着

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卡卡西道歉的话他已听了无数次,甚至只要看到卡卡西站在那他就能猜出他说了什么

他发动神威,在一阵扭曲中消失了身形

——木叶毁灭计划,该实行了。





……







〖……阿诺……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本该出现在山洞的他,此刻却站在木叶的街道上,人群正在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这个奇装异服的诡异青年

阿飞条件反射的结印,发现这并不是幻术

他很快冷静下来。

〖可能什么地方出了差错……算了,本来也只是打算通知绝一下,既然现在已经在这了就直接开始吧〗

阿飞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正要狠狠拍下

他突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三个小孩正并肩行走着,银发的正在和戴护目镜的小鬼斗嘴,棕发的女孩无奈地看着两人,试图缓和他们的关系。

〖……琳……〗

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棕发的女孩轻轻弯起她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两个闹着的少年。

是他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眉眼弯弯

他颤动着嘴唇,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恍若隔世

〖……开什么玩笑……琳她……假的吧……骗子……〗

有什么顺着他的眼睛滑下,无声的隐没在衣服中

眼前越来越模糊

直到三人来到他面前,阿飞才发现他已经维持召唤九尾的姿势很久了。

“喂,”卡卡西看着他:“木叶里没见过你,你是谁?哪个村子的?来这有什么目的?”

〖琳还活着……〗

阿飞猛的拔出苦无迅速向卡卡西刺去

〖杀了他琳就不会死了!〗

可突然出现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向旁边看去,木叶的“金色闪光”正冰冷的看着他:“你是什么人”

“……老师……”

“老师?”波风水门愣了一下,“你认错了,我不是指导上忍”

阿飞这才清醒过来——

〖这不是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是让人痛苦的地狱〗

他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啊啊啊抱歉抱歉!因为前辈和阿飞的老师长得太像结果阿飞认错了对不起!”

水门被他阴阳顿挫的语气噎了一下,继续问:“……刚才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这个也十分对不起QAQ因为阿飞喜欢的人刚好被个这个银毛长得很像的人杀了所以看到他阿飞没忍住QAQ阿飞真不是故意的!”

卡卡西终于忍不住了:“你眼神是得有多不好才能把大人和小孩看成一个人!这种明显的谎话也能说出口!”

阿飞抱着卡卡西就开始哭:“你相信阿飞啊阿飞真不是故意的阿飞可是从不说谎的好孩子嘤嘤嘤……”

“放手!恶心死了……喂!”

眼前戴着漩涡面具的青年无论从什么方面看都显得很可疑,可这家伙嘴很严,问不出什么,最后只知道他也是木叶的忍者,恋人在一次任务中被同伴杀死,别的都被他前言不搭后语的混过去了。

水门沉思片刻:自称为阿飞的人前后表现出来的性格差距那么大,也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目前也只能暂且相信他所说的了

嘛,先将他带到火影大人那里去吧,看能不能多问出点什么,他重新展开笑容,“走了,我要去火影大人那里汇报任务,你们也跟上把之前我没来时发生的事说明一下。”

“是,水门前辈。”

卡卡西他们走在前面,阿飞走在中间,水门紧随其后,伴随着卡卡西三人时不时的吵闹声走向火影楼

谁也没看见,阿飞被袖子遮住的手,紧紧的攒成了拳头。

〖不能杀他……现在杀了他琳会伤心……不能杀他,该死,为什么他们活的这么开心……不,我应该高兴啊,这就是我想建立的世界啊……〗

阿飞憎恶地瞪着卡卡西,右眼翻滚着沸腾的恶意
〖还是那么自大啊……结果还不是一个废物,空有一副精英的表象!哈!我当时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才会把琳托付给这个垃圾。〗

卡卡西隐隐感到如芒在背,可回过头却什么也没发现,那个奇怪的人一直在盯着琳看,仿佛要将她的身形深深印刻在脑海里。

他这才有些相信那人所说的“死去的恋人和琳很像”这句话了

——那眼神中所蕴含的满是压抑的痛苦,若是不曾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绝望,是不会出现在人身上的。

……



一行人来到了火影楼,水门走上前去推开门。

三代目正在里面查看卷轴,听到推门声看了过来:“是水门啊,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水门放松地笑了笑:“已经全部完成了”

“是吗……”三代目将卷轴放到一边,点起烟斗,在一片烟雾中笑着调侃,

“到底是年轻人就是有干劲啊……像我这把年纪都快被折腾散架了……好了,你先休息一下,等会还有下一个任务要给你。”

“嗨。对了,火影大人,此次前来还有一件事,”

水门让开身子,让他后面的阿飞露出来

“这位自称为阿飞,说他是木叶流散在外的忍者,所以过来问一下火影大人是否对他有印象?”

三代目拿下烟斗,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遮的严严实实的阿飞:“面具能拿下来吗?”

阿飞难为情地捂住面具:“这个不可以的啦~阿飞毁容了长得好丑好丑会吓到你们的!”

三代目无奈的看向他:“抱歉,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这样遮的严严实实的很容易被别人假扮,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还是请你将面具摘下来吧”

阿飞难为情地将手放到面具上,扭扭捏捏地磨蹭:“……那先说好了哦,摘下面具不许笑阿飞……”

橙色的漩涡面具被取了下来,露出一张半边满是伤疤的脸。

他听到带土和琳轻轻吸气的声音。

卡卡西皱了皱眉头。

阿飞伤心地蹲在地上,“看吧!阿飞就知道揭了面具就没人跟我玩了呜呜呜……”

水门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睛弯出柔和的弧度:“不是你想的那样,阿飞,我们没有嫌弃你,你看木叶其实也有很多忍者面部有伤疤……在这个时期很常见的,所以你没必要为自己的容貌而自卑啊。”

“欸……”阿飞热泪盈眶地抬起头,“好……好感动……啊啊啊被安慰了阿飞好开心!”说罢甚至直接在火影办公室转起了圈。

三代目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是精神退化成孩童了吗?

带土也似乎被这份快乐感染,对着阿飞竖起大拇指:“没错!只要人还活着一切总会变好的,就像总有一天我会超过这个自大狂!”

卡卡西残酷地反驳:“吊车尾就别说这种大话了,哭包。”

“可恶你非要找茬吗!”

“我只是将事实说出来而已。”

眼看他们又要打起来,三代目只好咳嗽一声,于是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继续询问阿飞,

“老夫也不曾见过你……你还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吗?”

“啊这个!阿飞有的哦!”他指着自己的右眼:“看!阿飞记得阿飞有红眼睛呢~”

众人看去,看到明晃晃的三勾玉写轮眼。

安静了很久……

卡卡西转向带土:“……没想到你还真不是唯一一个不像宇智波的,吊车尾。”

“哈?你想打架吗!给我向宇智波道歉啊混蛋!本大爷绝对会成为宇智波中的精英……等我开了眼到时候你就向我下跪膜拜吧!”

“……不是我打击你,宇智波在开眼前也是很厉害的。”

“你……”

“好啦好啦,怎么又吵起来了,真是……要好好的相处才可以呢。”

琳对着三代目欠了欠身:“火影大人我们恐怕得先走了,下午还有测试,十分抱歉。”

“没关系的,快去吧。”

“喂喂喂!你们就这样把阿飞放置一边阿飞很伤心的!阿飞可是超——期待木叶现在的变化的!”

他眼神暗了暗

毕竟那一系列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后,光想着这里一无所知的人们会经历什么他就快要忍不住大笑出声了。

〖不过,〗

他暗自下定决心

〖这次一定要保护好琳〗

〖再也不会将她托付给别人了〗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