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带卡】蝴蝶效应 2

(文笔不好请见谅(´ . .̫ . `))



三代目本想叫宇智波的族长认领阿飞,可阿飞寻死觅活地不同意。

他猛地撑住火影办公的桌子:“阿飞才不要回宇智波呢!他们都不喜欢阿飞!就是因为他们阿飞才变成这样的!火影大人你看阿飞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将人家送到宇智波那个变态聚集地QAQ阿飞不要嘛~”

三代目:“但是你是宇智波啊,理应通知宇智波族长的”

“阿飞才不是宇智波!阿飞谁也不是!阿飞早都决定要放下过去开始新的人生了……才不要回到那种恐怖的地方!”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三代目:“不要报告好不好……阿飞活不了多久的,阿飞还想好好享受这几天的生命的……阿飞保证不给前辈们添麻烦好不好qaq”

“你……活不了多久?”

“对呀对呀阿飞很久以前就该死了……只不过不小心活下来了QAQ不过阿飞有预感的!阿飞很快就会死掉的你要相信阿飞呀!”

“……”

三代目拗不过他的死缠烂打,只好妥协,只是在他身上下了个封印以确保他不会做出危害木叶的举动,同时和宇智波族长协商。

……在看到阿飞的那一刻,族长瞬间同意了不去管阿飞。

族长:我拒绝承认这个智障是我族的


……



阿飞自由啦!

他快乐地蹦出火影楼,连面具都没戴,走到一家丸子店。

一路上得到同情的目光无数

他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坦然地买了一串丸子,开始在木叶转圈。

吃掉丸子,他又买了一个红豆糕,继续转圈。

他又买了一个红豆糕……继续围着木叶走啊走

他又买了……很多红豆糕,

这次他坐在卡卡西他们测试的房间背后开始吃,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地偷听里面的打斗声

“卡卡西真厉害啊。”

里面传来琳的声音

〖等等〗

他放下了手里的红豆糕

这回是带土的声音,

“他父亲可是天才忍者,他有这些天赋不用训练都很好,不过,出身宇智波的我可是会一直努力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后面好像会发生……〗

〖啊,没错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幼时的他自·以·为隐蔽地跟在卡卡西身后

〖这不就是小时候跟踪卡卡西那场嘛。〗

愤怒地吃掉不知什么时候吃的只剩一个的红豆糕,阿飞拿出另一个面具,悄悄跟在了带土的后面。

〖我只是好奇我那时都干了什么,绝对不是觉得小时候的自己丢人〗

他严肃地想。


……



阿飞看到带土以各种奇葩的躲避姿势时断时续地跟着卡卡西

他看到带土崇拜的赞叹“卡卡西可真厉害啊!”

〖只是因为他钓到了鱼〗

他复杂的看着带土红彤彤的脸。

他看着带土被卡卡西发现,然后直接蹭饭

阿飞:……简直丢尽了stk的脸。

他认真思考:〖我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跟踪卡卡西来着?〗

〖不,我没有想到我的水平竟能差到这种地步。〗

阿飞咬着帕子哭泣:“阿飞才没有这么笨嘤嘤嘤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嘤嘤嘤……”


……


伟大的带土大人决定今下午跟踪笨卡卡\( ̄︶ ̄)/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仿佛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盯上了……可再怎么瞧也什么都没有

算了,不管了,他收回思绪,开始专注地跟踪卡卡西

卡卡西竟然这么容易就能钓到鱼!

……竟然被发现了!不愧是卡卡西,真厉害!

……吃饱喝足的带土悠闲地向家中走去

然后在树林中和一个马桶一样的面具面碰面

“!!!”

阿飞摘下面具,从树上下来,苦大仇深地看着他

突然眼泪汪汪

“……干……干嘛?”

“你……你……”阿飞痛心疾首地指责,“你个笨蛋呜呜呜……”

“……谁是笨蛋了!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都怪你!让阿飞居然有了和卡卡西那个废物一样的想法嘤嘤嘤……竟然让阿飞不得不承认你很丢人呜呜呜……阿飞好伤心!”

“…又不是我想被发现的!慢着,你凭什么说卡卡西是废物啊!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一样……”

仿佛开启了什么开关,阿飞瞬间抹去泪水,扣上面具就开始装逼

“欸……阿飞就是很厉害啊~”阿飞竖着食指在带土面前晃来晃去,得意洋洋

“阿飞可是谁—也—不—是的男人呢!是很厉害的哦!”

带土:……

带土:等等,他为什么要着重强调那四个字?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难道……

带土挠了挠头,认真的看向阿飞,艰难道:“那个……阿飞前辈,‘谁也不是’是谁啊?成为她的男人就很厉害吗?……话说真的有人叫这个名字吗?是她的代号吗?”

阿飞:……

带土突然恍然大悟,立刻弯腰鞠躬:“啊啊啊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就是你那个死去的恋人十分抱歉请原谅我不是故意的QAQ”

阿飞:……

〖很好,简直太棒了,〗阿飞忧伤的想,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毁灭世界了——〗

〖我十分、特别、非常的,想戳死我自己。〗

阿飞深呼吸

〖冷静,要时刻记住这是我自己,杀了他万一我消失了计划就没法完成了。〗

〖……不行还是觉得自己好蠢(•̩̩̩̩_•̩̩̩̩)〗

〖要改〗

他看向带土,面带微笑:“带土桑,既然对卡卡西这么好奇的话,我可以教你不被他发现的办法哦~”

带土被他慈祥的微笑震得后退一步,怀疑地看向他“就你?行吗?”

敢质疑他的技术?

阿飞当时就怒了:“嘻嘻嘻刚才不知道被发现的是谁呢水平真是好——差——啊阿飞可是从头跟到尾都没人发现呢~”

带土弱弱抗议“我……水平应该还不是很差……吧……”

“呵呵”

“啊啊知道了!”带土炸毛

“我学!请务必教给我不被发现的方法!”

一定要超过卡卡西!他暗下决心。






……所以,这就起为什么,在漆黑的夜晚,演练场上有两个人影的缘故。

带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那个……我们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学习吗?”

阿飞义正言辞:“跟踪这种暗中进行的活动当然要在这种月黑风高的夜晚传授嘛!”

“好像很有道理……个鬼啦!现在只是教导而已!而且就算是跟踪对时间也没有要求的吧!”

“嘘!”阿飞突然这么说。

带土立刻闭上嘴,紧张的看着他

“来,先隐藏气息,你主要就是太容易激动了所以大冷天的刚好可以让你的冷静冷静。阿飞可是认真地在为你着想呢~”

“……”

他真的靠谱吗?带土有些后悔

阿飞奇怪地看着他:“愣着干啥啊?快掩藏气息啊,你还想不想超过卡卡西了?”

……我忍,带土不情不愿地走到一个桩子后面,开始收敛自身的气息

在凌冽的寒风中,带土感到他火热的心脏正一点一点的冷却到结冰

阿飞:不是跟你吹,我疯起来连自己都作











好吧我承认就是想玩一下静静的梗。。。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