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一个神奇的脑洞


(就是在旗木朔茂自杀时经历了一切的晓卡(为了方便叫斯坎儿)穿到了卡卡西身体里。卡卡西每天都要与阴暗的他作斗争。可即便是晓卡,本质上也是温柔的。

他本来是想杀死卡卡西,这样没有自己的人生别人会过得更幸福,可后来发现他的死并不能改变什么,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所以,他非常渴求死亡,却又不得不卖力的活着,好去救人。

关于晓卡的那个世界,其实那些人都没死,晓卡将他们安置在了一个隐秘的空间,晓卡想通过战争的手段促使和平的到来,所以晓卡的世界最后牺牲的就只有晓卡一个(他最后装作轮回天生了那些本就没死的人),而且永久背负骂名

旗木一族的能力——与未来(实际上有时并不是一个世界但是大家不知道)的自己交流,并不是所有旗木都有这个能力。)



片段一

黑暗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他朝着一个方向奔跑着,机械地迈动着步伐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片亮光——

红色的月亮诡异地照着大地,血色裹挟着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周围。

血月之下,站着一个银发的男人,穿着黑色绘有红色祥云的衣服。

男人转向他,手里开始闪现蓝白色的亮光。

他的手直直穿过了他的胸膛。

“!!!”

卡卡西从梦里惊醒,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看向窗外,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片段二

旗木朔茂听到动静赶过来:“怎么了卡卡西?”

“父亲……我……我梦到长大的我说我毁灭了世界……”

旗木朔茂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不自然,然而马上恢复了常态,卡卡西并没有发现父亲的异常。

朔茂揉着卡卡西的头,笑眯眯地说:“卡卡西也到了叛逆的时候啦,看来爸爸我以后得小心些了……”

“……父亲!”







片段三

【嘛,因为恨自己的父亲什么的而不愿意继承旗木刀法可真是傻子的选择。】

“你懂什么!”

【因为自己的愤怒而放弃一种变强的方法难道不傻吗?】

“那种……那种废物的刀法能有多强!我……我总会用别的方法变强的!”

【可是你不会啊,你到最后都很弱,什么都做不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就是你啊,我都见过的……】

“……”

【啊对了,这时候的我才  岁吧,都忘了还是个小孩呢,按理说还是可以任性的,不过很可惜,】

【偏偏只有你,不能任性啊】

“……什么意思?”

【水门老师的死期……就快到了】(因为这个世界报社的不是卡卡西所以晓卡推出这里的人将会是真正的死亡)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所以,你没有时间去体验小孩的任性了】

【你必须长大,越快越好。】




片段四

【看吧,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这个世界——】

“是地狱啊……”

卡卡西木然地看着血漫过他双脚,脑海中的另一个他正笑的绝望。










片段五

卡卡西只好将佐助带进了月读空间

充斥着不详与血色的月读空间里站着两个卡卡西,一个是他熟知的样子,另一个穿着黑色袍子,上面印有红色的祥云。

——这个卡卡西虽然也是笑着的,但他的笑容没有任何生气,整个人都散发着冷漠而疏离的气息。





片段六

【佐助,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现在告诉你真相吗?】
穿着晓袍的卡卡西微笑着看向他,而穿着木叶上忍马甲的卡卡西手中开始泛起微弱的电光,他接道

“嘛,这个是因为……你现在还很弱”

两个卡卡西用如出一辙的笑容看向他

【“这样,在我告诉你真相后,你一旦有仇恨村子的举动,我(我呀,)就可以及时的——”】

【“将你杀死(呢)。”】

佐助瞪大了眼睛,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瑟瑟发抖

会死,真的会死的

他听见自己的内心这么说。

他硬撑着艰难说到:“……呵,平时不是还教我们团队吗,怎么,现在要对你的学生下手?”

斯坎儿将手搭在卡卡西的肩膀上,很是不解地看向佐助:

【为什么下不了手?啊,你还不知道我们的那些光辉事迹呢。】

卡卡西也看向发抖的佐助,仿佛有些歉意地开口:

“那个……佐助啊,你老师我啊,以前还是有很多外号的,比如说‘冷血的卡卡西’、‘残杀同伴的卡卡西’……什么的……”

“从这些外号里你也应该能了解些我是怎样的人了吧?”

斯坎儿眼睛弯成月牙:

【我们可是为了村子能奉献一切的人啊,怎么可能会不忍心杀你呢?】

“嘛,现在,佐助桑,告诉老师——”

“你恨木叶吗?”







片段七

“啊……跟以前一样的内容呢……说起来真是怀念啊……”

卡卡西温柔的抚摸佐助的头:“你现在还小,按理说是可以任性的,但是啊……”

“只有你不能任性呢。”

“什么……”

“很简单,因为你的哥哥还在为他热爱的村子和你而九死一生啊”

“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体验小孩的任性。”

“你现在,必须长大了。”











片段八

“父亲是对的,老师是对的,带土是对的,三代大人也是对的,甚至团藏说的也是对的……”卡卡西看着自己的手,声音低落

“……既然他们都是对的,事情又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我到现在也没能想明白。明明一片迷茫,却还得用尽全力走下去,可是如果连方向都没有又该怎么走?我连我的道路都不知道,还要指导别人。”

“所以我才认为……我没有当老师的资格。”

【……啊,说的是呢。】

【其实最初的时候我是想杀了你的,想着“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们是不是会活的很好”,可是啊,无论我是否存在,该发生的还是无可避免……那么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我也想不通啊,为什么明明没有方向却还得走下去。】

斯坎儿看着低垂着头的卡卡西,不由得想起了他与鸣人敌对的时候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鸣人的来着?

啊……想起来了

〖“鸣人,你知道为什么你对我说这些没用吗?”

他笑眯眯地看向鸣人:

“因为老师从一开始啊,就知道我选的这条路是错的,你现在所说的,我那时早都知道了。”

“为什么明知是错的还要走下去?这个啊……嘛,总得找些事干吧?”〗











有大大对这个脑洞感兴趣吗QAQ

评论(1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