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带卡】灯

(我……我甜了……嗯……)






宇智波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之所以说它神奇,是因为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厉害的宝物——许愿灯

……嘛,虽然名字听上去很俗气,但确实是很厉害的宝物

——因为他可以实现人的任何愿望

当然,介于他极强的能力,不是每个宇智波都能获得灯,他们需要经过灯的认可。

每个宇智波在过了12岁后就会被允许来到地下室,那里放着成千上万盏没有点亮的灯

当宇智波获得灯的承认时,属于他的灯就会亮起,自此不再熄灭

宇智波越相信灯的能力,灯就会越强。反之,一盏失去主人信任的灯会逐渐失去他的光芒,直至消失。

据野史记载,每盏灯都是与宇智波前世有很深联系的人的转世

所以说啊,宇智波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

####################################

宇智波带土是宇智波家族里一朵与众不同的奇葩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作为批发天才的宇智波家族中的一员——宇智波带土,他是个吊车尾

不仅如此,他还特别爱哭,两眼时常泪汪汪的

“简直丢尽了宇智波的脸呢带土桑(^_^)”

——连他的表弟止水也看不起他


其实不仅是宇智波,就连认识带土的人看到带土也会奇怪地想——这家伙真的是宇智波吗?

尽管带土的贤值很让人捉急,但他倒意外的是个热心肠的孩子,每天都有帮助老奶奶老爷爷,很受他们的欢迎

……虽然也因此经常迟到,不过看着他们慈祥的笑容带土就觉得很开心,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用的。





带土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他喜欢与他一个小队的女孩琳,可喜欢可喜欢了。

可是人家不喜欢他呀╮( •́ω•̀ )╭

每想到这点带土就伤心地落眼泪

不过没关系,他马上就要到12岁了,很快就要获得自己的灯了,带土这几天一直在想象他的灯会是什么样子。

“像他这种吊车尾真的会有灯选择吗?算了吧,除非那灯瞎了。”

——虽然没多少人看好他。





这一天终于来了!

头发炸炸的族长先生将带土提溜起来,带到阴暗的地下室。

“喂,贤二,看清楚了,这就是所有的灯,有灯认可你他自己会亮的……你给我站在这不准动!”

带土暗暗撇了撇嘴,收回了伸向灯的爪子。

族长转身离开了,现在是属于他的时间。





整个地下室黑漆漆的,充满了陈旧的气息,站在这里连心情也不由自主地低落起来

带土知道的,自己并不是多么优秀的人

其实他有时也会忍不住想:真的会有灯属于我吗?




地下室依然安静的不说话

带土沮丧极了,眼泪一颗一颗地砸在地上,溅起小小的灰尘





有光出现



宇智波带土抬起了他的头





光芒愈来愈亮,刹那间,整个房子都充满了银蓝色的光

柔柔的,像是晚上月亮的光辉,透着一股清凉的味道

——那是他的灯!带土听到自己内心激动的叫喊
那是属于他自己的灯!他也有灯了!


带土屏住了呼吸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那盏闪着银蓝色灯光的灯,在灯光中逐渐显现出一个小小的人儿

他有着银白色的头发,整个人都白白的,像一个白团子

白团子笑眯眯地看向他,软软地说道

“你好,我是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很高兴见到你,主人”

带土只觉得他的周围炸满了烟花




带土带着他的灯走出地下室

族长正等在外面,看到他手里的灯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淡淡的一句“行了,你可以走了”就转身离开了

族长似乎不是很开心?带土回忆着族长看他的眼神……不,应该是看着他的灯的眼神

族长是在怀念什么吗?

可是带土一颗心早已扑到了他手中的灯上,也就没再细想,待族长放话后就急匆匆的跑向家的方向,还差点平地摔倒




回到家中他就将手中的灯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趴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灯看

卡卡西从灯中的火焰里出来,将眼睛弯成月牙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那个……听说你能实现一切愿望,是真的吗?”

“是的哟,只要你相信我我就可以实现你的所有愿望呢,呐,你有什么愿望吗?”

带土就努力的思考他的愿望

让琳喜欢他?……唔,琳不喜欢这样……这样看来我也没什么愿望啊……有了!

他期待地看向卡卡西:“你能给我变出红豆糕吗?”

卡卡西愣了一下,失笑:“……还是那么喜欢红豆糕啊……嘛,给你好了”

于是带土眼前就突然出现一个红豆糕

怪不得人们都那么羡慕有灯的宇智波,带土愉快地啃着甜点

真的,有灯太好了





从此宇智波带土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用打理房间,永远不用担心买不到红豆糕,就连停电时也不用担心了呢!

看过他的生活状态的止水评价:“带土,我觉得你的那盏灯已经可以封神了,还有什么是他不会做的……不,还有什么是你会做的?”

就连族长的弟弟宇智波泉奈也看不下去了,专程赶过来嘲讽他

带土很生气:“你不也整天黏糊糊腻着你那盏发蓝光的灯嘛……当初是谁说他讨厌蓝色来着?”

泉奈:“……先不说我,你承认你整天腻着你的灯了……”

“我才没有!”

“呵呵”






族长的弟弟,宇智波泉奈的灯散发着水一样的光芒

——很不幸的作为吐火的宇智波,泉奈讨厌水,讨厌蓝色

——不过后来有所改变就是了

“……谁喜欢千手扉间那个混蛋了!”

嗯,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灯,真的。



至于族长宇智波斑,新生的宇智波已经无法得知他的灯是什么样子了

即便他们鼓起勇气跑到族长家中去看,也只能看到一个灯壳子,里面没有燃着的火焰

听老一辈宇智波讲,族长的灯有着浅绿色的光芒

“那是一种充满活力的颜色,看着就感觉对一切都充满了信心”

他们这么评价

但是谁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族长的灯熄灭了

是因为族长对他的灯失去信任了吗?

他们只能这样猜测,但至今仍无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带土每天急匆匆的跑到学校,回来后就兴奋地和卡卡西分享他的收获

当然,更多的时间,他都是在说他喜欢的女生,琳

卡卡西就托着下巴笑眯眯地听他唠叨,银蓝色的火焰在灯里一闪一闪的

这世界真好啊,卡卡西感叹





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年,带土和琳的二人小队已经可以独自出任务了

虽然琳并不喜欢他,但并不妨碍带土为两人有更多的相处时间而高兴




但是啊,这是一个危险无处不在的世界




带土的实力并不强,琳也不是攻击性强的类型,所以他们的小队整体水平要弱一些

也因此,在一次任务中,由于敌方派来的人太过强大,琳牺牲了





带土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无助地呼唤琳的名字

可如同他的表白一样,女孩没有回应

带土开始无比想念卡卡西

——要是他在就好了,他能实现我的一切愿望的

他召唤了卡卡西

“求你了……让琳复活吧……”

可这次卡卡西没有笑眯眯的看向他

卡卡西眼睛盛满了悲伤



“……带土,抱歉,我做不到……”

“你怎么可以做不到!你不是可以实现我的任何愿望吗!”

卡卡西看着带土陷入疯狂,感到冰凉的绝望顺着四肢一点一点地侵入心脏


——他又该怎么告诉带土,因为他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琳的死亡,所以并不是很相信琳能复活

而偏偏复活一个人需要很大的能力,带土微弱的动摇都会让他的愿望无法实现

可是……这些怎么能告诉带土呢?他是那么的喜欢琳,这样让他怎么接受自己相信琳的死亡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吧……如果和柱间大人一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卡卡西垂下了他的脑袋,轻轻说“……对不起”

带土从没觉得卡卡西有这么的令人厌恶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就是不肯帮我!要你有什么用!别让我再见到你!”

银蓝色的火焰流不出眼泪







带土彻底抛弃了他的灯

他开始拼命地训练自己,变得越来越强

渐渐的,已经没有人再叫他吊车尾了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连琳都救不了







卡卡西孤零零地待在森林的角落

他的火焰已经很暗淡了,仿佛一阵大风就会吹灭他

已经快要消失了,他想,

反正都是消失,还是实现带土的愿望吧

这样以前那个快乐的带土就能回来了吧?

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灯开始爆发出绚烂的银蓝色光芒








带土终于成长到有资格对族长提条件了

他请求宇智波泉奈帮他复活琳

“你知不知道复活一个人要多大代价?我为什么要用我的灯帮你,你的灯呢!”

“他拒绝帮助我”

“……啥?”泉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一盏灯拒绝了你,就说明你不够信任他”

“我哪有!我怎么不信任他了!”

“啧……”从泉奈的灯中飘出一个人影,脸上有些奇怪的三道红痕

他对带土说道:“那就说明你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那个女孩死去的事实,所以你的灯没有足够的能力实现你的愿望”

他嘲讽的看着带土,“你那灯也是笨蛋,害怕你接受不了就没给你说……就跟我那个白痴大哥一样……”



原来……复活不了……是因为我吗……

带土脑袋一片空白



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向着森林的方向狂奔了很久

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千手扉间最后的话——

“按时间算,你的灯快要消失了吧”




快一点……再快一点啊

他在心中拼命地呐喊

终于,他远远看见了他的灯——



耀眼的银蓝色光芒点燃了整个世界












宇智波带土是宇智波里的异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性格实在太不像宇智波了

“我从没见过帮助老人的宇智波!”

“我也从没见过动不动就哭的宇智波”

“这样的家伙……真的一点都不像啊……”

不过他还是有像宇智波的地方的,比如说他是个天才,老师一讲他就会,没有什么障碍

也因为他既聪明又没有架子,他的人缘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

其实带土也觉得很奇怪,因为每次老师讲课时,他就感到那些知识好像有什么人给他讲过,所以他什么都会

总不可能是我精神分裂了吧?他想




12岁的宇智波带土并没有获得灯的承认

人们都感到惋惜

“带土可是个好孩子呢,还那么厉害,怎么会没灯承认呢?”

可带土一点都不沮丧

他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

在他12岁的那天晚上,他看到了一轮银蓝色的月亮

带土才不会告诉你,他早已旁侧敲击过,大家看到的月亮都是浅黄色的

因此,那是属于他的、别人都看不到的,银蓝色的月亮

从此那银蓝色的月亮就陪伴了他所有的夜晚




带土和琳是好朋友

——可惜没人相信他不喜欢琳

“真的,琳是我女神,她能幸福我很开心,除此之外真的没别的想法,你看琳也不喜欢我不是吗?”

无论他解释多少次,大家都当做玩笑,带土也就放弃了解释

反正时间会说明一切




长大后的带土开始周游世界

不论他走到哪里,银蓝色的月亮都会在晚上陪伴他

——就像家人一样

带土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可爱的世界





光阴总是不留人的

宇智波带土先生老啦

他费劲地靠在床头,最后一次看向窗外银蓝色的月亮,缓缓闭上了眼

我这一生没什么不好的,他想。































宇智波带土12岁了!

我的灯会是什么模样?他已经想了几天几夜

终于,他被族长带到了地下室

漆黑的地下室有些成千上万沉默的灯

带土屏住呼吸等待着

有一盏灯飘到他面前,开始涌起银蓝色的火焰

里面有一个很白很白的小人对他伸出手,眉眼弯弯笑的好看

“你好,我是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带土莫名其妙就红了眼眶

在卡卡西担忧的目光中,他朝卡卡西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声音哽咽

“……啊,好久不见……卡卡西”




(我甜了的……)

评论(3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