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感觉自己就像是饕餮,怎么吃粮都吃不饱……分分钟文荒QAQ好饿(-̩̩̩-̩̩̩-̩̩̩-̩̩̩-̩̩̩___-̩̩̩-̩̩̩-̩̩̩-̩̩̩-̩̩̩)……

【带卡】无疾而终的爱恋

ooc归我(:з」∠)_
文笔不好请见谅


我吃完最后一个丸子,将签子潇洒的拍在桌子上,看向对面那个苦大仇深的死银毛

“决定了!今天下午就向琳告白!”

“哦”

卡卡西继续和丸子深情对视,

“你那是什么反应啊我说!”我更加用力的拍起了桌子

他没精打采地瞥了我一眼

“‘我说’是鸣人的台词”

“是这样吗?”我有些怀疑,“不对!现在我和你讨论的不是这个……我要去告白啊!!你就没有一点反应吗?!”

他终于抬头看向了我

“反正最后也是失败,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皿´)

就知道这家伙吐不出什么好话

我很不满意,三下五除二地吃掉了他面前的丸子

……他竟然松了一口气,连语调都轻快地上扬:

“好的带土那么你还想说什么?”

“……”

“……我说我要和琳告白”

“这句话你刚才已经说了两遍谢谢”

他死鱼眼

我……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你觉得我要怎样她才能接受我?”

卡卡西怜爱地看着我,左眼写着“关怀智障”,右眼写着“可怜傻逼”

为了鄙视我连写轮眼都露出来了???

……好气哦可是没法打他

我忍

他慢悠悠的拖长音,“说真的,带土,这件事比让你的贤值提高更难实现”

(╬◣д◢)

“我哪里不好了!!”

这货居然给我一根一根掰着指头数:

“你看啊,你右半边脸毁容了,身子一半棕一半白的,还发动了惨绝人寰的四战……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一个好人吧”

我委屈

“我后来不是用了轮回天生了吗,而且还被你捅了两次”

“讲道理,第一次是你为了去除符咒故意让我捅的”

“我不管反正我最后还是被你捅死的!”

他很没骨气的就投降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带土大爷我们能继续那个告白的话题了吗?”

我满意地放下戳到他右眼前面的签子,继续我明媚的忧伤:

“呐,你说我该怎么出场?”

他尖锐地指出:“不管你现在怎么计划到最后也会不敢去的吧”

我受够了!

我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看向他

“喂,你这家伙,就不能说一点好话嘛啊?!对死人尊重点知道不!”

他夸张的惊讶:

“啊啊,真是太可怕了,我竟然看到死人了欸,好可怕好可怕,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你……我都死了你还欺负我!”

“嗨嗨嗨,是我的错”

他敷衍地摆摆手,

“所以你问我有什么用,我有没喜欢过女孩子”

“……”

这个回答真是让我无言以对

“你怎么可能没喜欢过女孩子”

他真诚地看向我,眼睛皮卡皮卡地闪着光

真特么亮瞎我的写轮眼

他深情的对我说:“带土,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你啊!你就是我的光!你是我的英雄啊!有你在的地方我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呢……”

我不由自主地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能正常点说话不”

他痛苦地捂住胸口:

“不,拒绝我就算了,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的一片真心!我的心好痛!”

“……”

我默默地放下了揪住他衣领的手,倒退三步就开始吐

他表情回归正常,满意地看着我的狼狈相语气轻松地说:

“啊呀,能恶心到你真是太好了,本来还想着要是这些对你不起作用就说下一本台词呢……这么一想还是有些可惜啊,后面的台词没出场机会了”

他居然真心实意的在惋惜???!!!

这家伙……想看我出丑多久了……

“这个啊,我可是想了好——久呢”

哦,我面无表情地想,看来我把那句话说出口了

他双手支着脸,歪着头对我说

“反正你都死啦,一想到以后不能欺负你就觉得这个世界好没趣呢”

喂喂,难道世界存在的意义就是看我被欺负吗摔(╯‵皿′)╯︵┻━┻

“你到底帮不帮!”

他无奈地叹口气

“都说啦我没喜欢过女孩子……”

我恨铁不成钢地怒视他,

“要你有什么用,辣鸡”

他面无表情,“哦,那我走了,你慢慢吃,再见”

他他他他她……他不应该歉疚自责痛苦地看着我吗!!怎么可以不按套路出牌!!

我急忙拉住他:“别啊,出不了主意你还可以给我壮胆嘛……”

“我记得小时候给你壮过很多次了但实践证明并没有什么用,胆小鬼”

我果断开启阿飞模式,死皮赖脸拉着他撒娇

“前辈不要这样啦~可怜可怜阿飞嘛……阿飞给前辈比心哦~前辈最——好了!”

我得意地看着他被雷的外焦里嫩

“嘶……你别这么说话,好恶心的呕……”

“所以你到底帮不帮,一句话!”

他被我折腾地没了脾气

“好好好,我帮我帮,放开我行不?”

“好的请开始你的传授长官”

我瞬间拉着他坐回凳子上作认真听讲状

他忍了又忍,终于摆脱了恶寒的感觉,对我说道

“行,现在假设你是琳,我是你,你看我怎么告白,先说好我也没有经验,到时候搞砸了别怪我”

我不耐烦地掏掏耳朵:“知道了知道了,老强调那作什么,说的好像搞砸了我就能活过去怼你一样”

“……”,他说

“嘛,那你记好了”,他漫不经心地看着我,半晌开金口

“琳,我喜欢你很久了,能给我一次机会相处看看吗?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我正听的津津有味,他两手一摊,

“没了”

“就这么点?”

“不然呢?我说过我也没经验吧?”

我终于放弃了向他请教,闷闷不乐地趴在桌子上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你走吧走吧,在这碍事”

我冲他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再见”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拜拜喽”

临走时他突然又深情款款地盯着我:“带土,我爱真的挺——喜欢你的”

“卧槽临走都不放过我吗(╬◣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他消失那丧心病狂的笑声还在我的脑海回荡……




这回他真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

“我喜欢琳”

我对自己强调

“卡卡西还活着,我已经死了,所以我必须喜欢琳”

我听说如果死者对生者的执念过深就会出现在他的梦中

这样不好

“绝对,绝对不能,喜欢卡卡西”

我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就觉得特别高兴

——幸好卡卡西不喜欢我





####################################

卡卡西醒来时还在止不住地低声轻笑

然后就对上帕克难以形容的眼神

“卡卡西你没事吧?”

“啊?”他双眼弯成月牙

“没事啊,就觉得挺高兴的,看来过了这么久我演技还没退步啊”

“……你在说啥……”帕克无语

帕克消失后,卡卡西放任自己倒在床上眯着眼睛继续笑

真是奇妙,他想,

只要用浮夸的语气,将感情夸张地表达出来,再加上语气词的修饰,即使是真话也和谎言没什么区别

挺好的,这不就糊过了带土吗。

——也多亏了带土不喜欢我

卡卡西从没有如此庆幸过。















(设定是带土轮回天生了众人之后由于外道魔像的作用一时半会死不了,众人都希望他死所以卡卡西第二次捅了他,这不过这次是真的捅死了,但是带土死前将万花筒传给了卡卡西,虽然只能用一段时间但也算将死者世界与生者世界联系起来,也因为这样卡卡西才能通过做梦的方式来到亡者世界,在那里他的左眼会变成带土的写轮眼(与带土右眼一起作为联系两个世界的枢纽,)然后两个人都不想对方担心就……咳咳
卡卡西这次醒来后他们就永远不会再见了,从此不再有“写轮眼卡卡西”)

评论(16)

热度(39)